当前位置: 主页 > 藏家论坛 >

古籍善本:保定晚清版本略考

时间:2017-04-13 17:13来源:北方艺术圈 作者:胡贵平 点击:
保定市清中期及以前目前没有发现古籍版本,以后清晚期才有刻本。官刻主要有两大类:一是《莲池》刻本,再是《直隶官书局》刻本。

  保定市清中期及以前目前没有发现古籍版本,以后清晚期才有刻本。官刻主要有两大类:一是《莲池》刻本,再是《直隶官书局》刻本(因《直隶官书局》在保定刻印,所以把它也列为保定刻本)。《莲池》刻本有:《畿辅通志局》、《莲池书局》、《莲池书院》、《保定莲花池》、《莲池书社》、《连池书屋》(2008年12月16日上海博古斋拍卖李文忠《朋僚函稿》)等。另外还有《保阳官书局》、《保定官书局》和《保阳博文堂梓》等。经过八国联军、日军的掠夺、损毁,以及文革的破坏,保定晚清时期留下的一些刻本已不多见了。出于热爱家乡文化之心,我用三十多年的时间,跑遍全国各地,才收集到几套保定市晚清刻本,实属不易!

  根据我收藏的这几套古籍来看,《莲池》刻本出版的时间要略早于《直隶官书局》刻本。

光绪三年(1877)正月畿辅通志局刊

 

  这套黄彭年旧藏畿辅通志局版《朔方备乘图说》(如图),为清光绪三年(1877)版,牌记镌有:光绪三年正月畿辅通志局刊。是书为一册,白纸,开本硕大,为33.3×24厘米,半框20.5×14.9厘米9行21字;书口上部有黑单鱼尾,下面分别刊刻25个地图标题名称;天头广阔,刻印精良。书皮、首页、“皇舆全图”页分别钤“戴经堂藏书”、“黄彭年印”、“子寿”、“彭年之印”、“子寿”等收藏印。是书(国家测绘档案资料馆收藏一册)90页,地图25幅,内有“皇舆全图”、“地球东西半球图”、“前汉至明历代北徼图”,“俄罗斯初起时地图”、“俄罗斯分十六道图”、“异域录俄罗斯图”,以及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年间俄罗斯图等,各图均附图说。《朔方备乘图说》是研究自汉唐至清道光时期蒙古、新疆和东北地区的历史、地理以及中俄关系的重要资料。

  咸丰八年兵部尚书陈孚恩以何秋涛“通达时务,晓畅戎机,足备谋士之选”而向咸丰帝举荐,将何秋涛(1824—1862)编撰的《北徼汇编》呈览。咸丰十年,何奉召入觐,赐书名《朔方备乘》。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正本被毁,仅存副本,后来副本又毁。何秋涛逝世,无人再为其整理原稿 。光绪年间,何芳徕将残稿呈交直隶总督李鸿章,经黄彭年和畿辅通志局编修恢复原稿。

  何秋涛(1824—1862),字愿船,福建光泽人,道光进士,授刑部主事,喜治经史之学,尤长于边疆地理。以俄罗斯与中国接壤,以唐、元和清初功业,激励清廷抵御外侮。其他各卷记述汉魏隋唐至清道光年间有关我国东北、蒙古、新疆至中亚、东欧、俄罗斯等地区史事,对元代北边诸王疆域,界碑考证尤详。《朔方备乘》,清代何秋涛作品,是研究中国西北史地学的作品,也是中国近代第一部论述中俄关系的代表巨著。是一部针对沙俄的侵华野心,为当时中国国防军事服务;重视探求'夷情'和民族团结的爱国主义;论证缜密、自成一家的高质量史籍。何秋涛还曾任保定莲池书院院长。

  “戴经堂”为黄辅辰(1798-1866)的藏书室,黄辅辰去世后,其子黄彭年继续沿用“戴经堂藏书”印。黄辅辰,字琴坞,贵州贵筑人,原籍湖南醴陵。为清道光二年(1822)举人,十五年(1835)进士。授吏部文选司主事,累迁郎中,升验封司员外郎,旋迁考功司郎中。以知府分发山西。咸丰四年(1854)八月,回贵州参加镇压桐梓杨风农民起义。回山西后,两署冀宁道,加盐运使街。又凤邠盐法道、西安同知等。为人刚毅,凡有利国利民之事,挺身而出,敢作敢为,常与上司顶撞,不肯屈服,人称“硬黄”。著有《营田辑要》三卷。他还兴义学,办书院,建养济院、育婴堂、种痘局、修筑堤岸、沟渠,百废俱兴。历官二十余年,爱国爱民,有循吏风,以积劳病逝。被祀陕西名宦。他还擅书画,工山水画和花卉画,贵州省博物馆藏有其《观瀑图》山水大立轴和朱笔《四君子图》屏要,构图各异,而韵致贯一,特显大气饱满。

  黄彭年(1824—1891)清代官吏、学者,字子寿,号陶楼,晚号更生,道光二十五年进士,授编修。改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咸丰初年,随父在籍办团练,参加镇压农民起义。咸丰十一年(1861)受聘主讲保定莲池书院。同治初年,入川督骆秉章幕,又参加镇压太平天国石达开部,因'有功',得保荐。后由陕西巡抚刘蓉聘其主讲关中书院。清同治十年(1871),直隶总督李鸿章在保定古莲花池开设畿辅通志局,聘黄彭年修《畿辅通志》;光绪四年(1878)至八年(1882)任莲池书院院长。光绪八年(1882)升按察使。年余,结案40余起,平反冤案十数起。十一年(1885),调陕西按察使、署布政使。洪水决堤堰,捐款报复,保百姓平安。又迁江苏布政使,疏浚吴淞江等。十六年(1890)调湖北布政使,总督张之洞倚重之,病逝于湖北任上。黄彭年著有《三省边防考略》、《金沙江考略》、《陶楼文钞》等。

光绪十年(1884)“莲池书局”刊刻:《畿辅通志》第223—234卷

 

  这一夹板《畿辅通志》(如图),为十册十二卷(第223—234卷:是书一共三十函,这是其中第十九函),虽然只剩下三十分之一,却也十分难得。是书白纸,校雠精,流传少,刻印精良,开本为30.5×18.5厘米,板框21.5×16厘米。为光绪十年(1884)“莲池书局”刊刻。钤印:文莫室、王树枏印、怀古多情等。

  《畿辅通志》为清代官修省级地方志,共有三部:首部修于康熙年间,直隶巡抚于成龙、格尔古德先后监修,延聘翰林编修郭棻任总纂,共46卷 , 分为22门(江南桐城县副榜贡生刘大魁曾做过采较)。第二部修于雍正年间,初由直隶总督唐执玉奉命延聘原任辰州同知田易等人开始纂辑,后由直隶总督刘于义、李卫相继监修, 聘翰林院侍读学士陈仪继续修纂,共120卷,分为31门。李鸿章任直隶总督期间,聘主讲莲池书院的黄彭年主纂《畿辅通志》。此志于同治十年(1871) 末开始编纂 , 于光绪十二年 (1886) 修成 , 用银 11.99 万多两。全书共300 卷 , 由纪、表、略、录、传、识余、叙传等诸体组成, 下有若干分目。这部志书是荟集笃学之士 , 广征经、史、子、集诸书 , 兼采访所得。对前志以来 140 余年文献资料搜罗略备, 考订精审, 体例完备, 资料充实, 为清代省志中的名志。在体例上吸收外地几种志书所长, 稍加变化, 采用地方史式体例。在资料和体例的运用上都有其独到之处。三部《畿辅通志》中,光绪版体例完备,资料充实,最为有名,也最为实用,是研究河北省历史地理的重要资料。

  畿辅,是指京都周围附近的地区,在清代是直隶省的别称。

  黄彭年(1824—1890)清代官吏、学者。字子寿,号陶楼,晚号更生,贵州贵筑县(今贵阳市)人。道光二十五年进士,授编修。同治元年入骆秉章四川幕府,镇压石达开军,官至湖北布政使。尝掌教关中书院、保定莲池书院。官至江苏布政使。黄彭年著有《三省边防考略》、《金沙江考略》、《陶楼文钞》等。

《李文忠公海军函稿》光绪二十八年(1902)莲池书社印行

 

  这套《李文忠公海军函稿》(如图),为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莲池书社印行,是书为一函两册,四卷;版框为25.7×15厘米,半框:19.5×12.6厘米,12行28字,黑口,四周双边,竹纸,铅印。书皮左上书签题书名:李文忠公函稿,吴汝纶题;封面版框内镌:李文忠公海军函稿四卷,汝纶暑(吴题),封二版框内镌:光绪壬寅孟冬莲池书社印行。《清人别集总目》著录,第817页。

  吴汝纶(1840-1903),字挚甫,一字挚父,安徽省桐城市(今枞阳县会宫乡老桥村吴牛庄)人,晚清文学家、教育家。同治四年进士,授内阁中书。曾先后任曾国藩、李鸿章幕僚及深州、冀州知州,长期主讲莲池书院,晚年被任命为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并创办桐城学堂。与马其昶同为桐城派后期主要代表作家。其主要著作有《吴挚甫文集》四卷、《诗集》一卷、《吴挚甫尺牍》七卷、《深州风土记》二十二卷、《东游丛录》四卷。

  后面两页写印:“钦差大臣会办商务太子少保头品顶戴工部左堂盛批,据禀李文忠遗书现由莲池书院陆续辑印,请准立案,禁止翻版,等情已悉,应准如禀立案,并X扎行江海阕道转饰,上海县及英法会审委员一体查照立案,出示谕禁抄内扣X。直隶保定府莲池书院斋长张以南”

  张以南为保定莲池书院斋长,河北省沧县东南孙清屯人。其子张继为国民党立法院院长,西京筹委会委员长,后兼任国民党华北办事处主任。西安事变之后,国共重新合作。张继曾于1939年访问延安。晚年多参与编写国民党党史和民国史的撰写,也参与了故宫博物院的建立,并连任国府委员和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1946年出席制宪国民大会并被选为主席团成员。年底出任国史馆馆长。斋长设二人,是由院长从优秀而老成的学生中选任,协助院长做教学、行政、日常生活管理等工作。斋长下设堂长一人。

  根据柴汝新先生主编的《莲池书院研究》一书里说,《莲池》“最早出书时间为同治十年(1871),刊本有三、四十种”。我知道的出版机构名称最起码就有六个。这六个出版机构非常繁杂、混乱,也不知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出版日期也难以推定。同治十三年(1874)莲池书局、保定莲花池都同时出书,《治蝗书》、《槎溪学易》都是这一年出的。莲池书局、莲池书院在光绪七年(1881)也同年出书,《朔方备乘》、《莲池书院肄业日记》都是这一年出的。其实这六个出版机构都是一家,只是名称不同,叫法不一。《莲池》出书到什么时间,我曾看到有一套《吴门弟子集》八卷,是民国19年(1930)《莲池书社》出的,最起码《莲池》有59年以上出版历史。

《直隶官书局》光绪三十一年(1905)刊印的《监本四书》

 

  《直隶官书局》刊印的《监本四书》(如图),是书为竹纸,为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刊本,一函六册十九卷(大学、中庸各一卷,论语十卷,孟子七卷),开本24×15.6厘米,半框17.5×13.6厘米。9行,17字,小字双行。封面板框中间竖镌刻大字:监本四书,右上和左下肯定还有字,不知啥原因都用朱砂遮盖上了,估计左下是哪藏版,右上是谁较刊之类的字句。封二板框中间镌刻:光绪乙巳正月,直隶官书局刊。

光绪三十一年(1905)《直隶官书局》刊印的《左传杜林》

 

  《直隶官书局》刊印的《左传杜林》(如图),1函16册50卷,开本为23.5×15.5厘米,竹纸,为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直隶官书局刊本,封面板框中间封面板框中间镌刻书名:左传杜林,封二板框中间镌刻:光绪乙巳正月,直隶官书局刊。在7、8页有 “东坡指掌春秋图”1幅。在2—16页的首页有十五方钤印:姚村陆军小学堂记。卷尾有朱批:癸卯三月二十三日读讫张虹南写记时年八十有二。

  “姚村陆军小学堂”是袁世凯开办的。前身是姚村幼年武备学堂,光绪二十九年在保定市定兴县姚村成立,学舍为清季行宫,廖宇春为总办,归北洋速成武备学堂督办冯国璋兼管。是年八月在保定招考年龄在15岁以上18岁以下学生100人,依各人志愿分别学习英、法两国文字,3年毕业。光绪三十二年五月,改幼年武备学堂为姚村陆军小学堂。以后每年秋季招新生一班,其学生来源主要由各地驻防旗人子弟中选送 , 其次由每县的高等小学中选送一名体质与学业兼优的汉族学生 , 他们的年龄在十四、五岁间 , 都享受公费待遇。陆军小学毕业后 , 其优秀者升入陆军中学。直至民国成立后始停办。根据钤印可以断定这套是当时为学生读物。

《直隶官书局》宣统二年刊刻的《绘图礼记节本》(一)

《直隶官书局》宣统二年刊刻的《绘图礼记节本》(二)

 

  还见过《直隶官书局》宣统二年刊刻的《绘图礼记节本》(如图),共六册。“直隶”是中国置省较早的省份之一,位于华北平原东北部,明代称北直隶,顺治二年(1645)改称直隶,康熙八年(1669)称直隶省,为清朝单省设总督的行政区之一,行政中心设在保定市。1928年 6月20日,经国民政府决定,将直隶省改省名为河北省,省会设在天津市。旧京兆区20县并入河北省。北京改名北平。

  据《中华印刷通史》第七章中说,清代初期,地方官刻并没有太大的开展,后来武英殿允许各省翻刻,各省的官刻书才逐渐增多。到了晚清,政治颓废,官吏腐化,丧权辱国,激起人民的反抗情绪。洪秀全领导的农民起义终于爆发了。当时曾国藩一方面施用武力镇压革命,一方面号召知识分子维护封建文化。同治二年(1863) 曾国藩进入安庆,以重兴文化为名,创办官书局。延请洪全奎、莫友芝督理创办书局事宜,并选委一些积学名士分任校勘。后来曾国藩攻进金陵,又设江南书局。不久,金陵官书局、浙江官书局、四川官书局、安徽敷文书局、山西官书局、山东官书局、直隶官书局相继成立。这些书局虽以重兴文化为名,但所刊刻的书籍,多是御纂、钦定的本子。其中经史居多,诗文次之。同时,为了迎合一般读者的需要,所刊刻的普通读物,定价低廉,求之较易,这些都是官书局刻书的特点。这些书局由于主持人的不同,选用底本、校勘精劣、纸墨好坏也各有差异。官书局刻书,则成为清代后期地方官刻书的重要代表。

  创建《直隶官书局》还有一个说法,2003年8月1日的《天津日报》报道说:光绪七年(1881年)天津府南皮县令劳乃宣(同治十年进士)禀呈直隶总督李鸿章,建议在省城保定与天津筹建书局,以利南北文化交流。正热衷于兴办“洋务”的李鸿章对劳乃宣的建议大为赞许,当即批准在保定、天津设立官书局。光绪八年二月初八(1882年3月27日)天津直隶官书局开业(直隶官书局初期设于城里鼓楼南问津书院,光绪二十四年(1898)迁至南门里水月庵,二十八年(1902)再迁至新开辟的北马路)。两个创建时间差十年,究竟哪个对?根据资料推断,1871年创建是对的,《天津日报》报道的有误。

  《直隶官书局》设在当时省会所在地保定府,位于保定市琅瑚街西口路北土地祠(为官方祭祀之处)内,此址于1992年9月旧城改造时拆除,现琅瑚街更名为市府后街,23至27号间的“元宵王”、“东北烧烤”、“清真美食”位置(如图)就是土地祠旧址。土地祠始建于元代,坐北朝南西与城隍庙相邻,《直隶官书局》原来位置:保定市市府后街,23至27号间的“元宵王”、“东北烧烤”、“清真美食”。

  原有三套院落,三楹大殿和属配厢房,外有围墙“老道帽”式门楼,上挂土地祠匾额,门口下有七层石台阶,左有石狼,右有石虎,故称“狼虎街”,保定《地名资料汇编》(287页)中说,清同治十年(1871)直隶总督李鸿章在这座土地祠里,办起了直隶官书局,招有 200 多名工人,分为刻字、印刷两部分,当时为刻版印刷,是直隶省最大的印书局。除印刷《畿辅通志》、《保定府志》和县志外,还承印莲池课艺及私人的撰著。并承印了《四库全书》的部分书籍,清代著名画家吴焕采编绘用百幅兰草画组成的《兰道人百兰谱》,也是在这里印制出版的。直隶官书局在当时较有影响。光绪末年又分设于天津、北京。委刘春霖、边怡园、宋星五分任经理。后来官家停止拨款,也就等于撤出官股,无形中官书局就变为刘春霖等三个私人所有了。

  北京“直隶官书局”的历史只有三年(1896—1898),位于虎坊路口西北角,其前身是由康有为、梁启超的强学会改组而成。京师强学会系当时清廷中以“改良派”和“帝党”为主的政治团体,其宗旨是“定期集会,抨击时弊,宣传维新变法思想”。学会成立后先从报事入手,自十一月初一(1895年12月16日)起开办了双日刊的《中外纪闻》,从而为变法造舆论。十二月初六,“后党”御史杨崇伊以“私立会党,将开处士横议之风”为名上奏慈禧太后,弹劾强学会植党营私,批《中外纪闻》贩卖西学,故“请饬严禁”。于是,慈禧太后以光绪皇帝的名义硬行将“强学会”改名为“直隶官书局”,只准译刻各国书籍,不准议论时政、臧否人物,《中外纪闻》也被迫停刊。在“后党”的操弄下,强学会变相地解体了。《中国通史》第十一卷近代前编中也说:光绪二十二年(1896),清廷将维新派的强学书局查封改组设立了直隶官书局,亦称京师官书局,实际上是中央官书局。但该书局到光绪二十四年(1898)即并入京师大学堂。后商务接盘北京直隶官书局,改名京华印书局。

  有资料说,清光绪二十六年 (1900 ) 英、法、德、意四国侵略军侵占保定,直隶官书局被解散,盘踞在保定城北的德国侵略军将印书局的木刻版当柴薪烧掉。我收藏的这套书是光绪三十一年(1905)刊印的,这说明是书的木刻版当时没有烧掉,或者说直隶官书局没被解散,或者说解散了以后又重新组建,木刻版又重新雕刻。民国以后(没具体时间),直隶官书局更名直隶书局,主要经销课本,兼营旧版经史子集、词曲小说以及碑帖、文具之类,惨淡经营,直到1953年歇业,《直隶官书局》经营历史为82年。

  《直隶官书局》为省级的,另外还有市级的《保阳官书局》、《保定官书局》,这都是官办,还有一个私家的《保阳博文堂梓》。

《保阳官书局》宣统元年刊《御纂诗义折中》

 

  这套《御纂诗义折中》(如图)是《保阳官书局》所刊。是书为一函,六本,二十卷,开本24 .5×15.5厘米,半框17×13.6厘米。9行,20字,小字双行。封面板框中间竖镌刻大字:御纂诗义折中,右侧小字镌刻:翰林院奉勅校对,左侧竖镌刻宣统元年仲春,保阳官书局藏板。天头开阔,初刻初印,刻印精良。书口下部有:书名、黑单鱼尾、卷数、页码、“官书局”字样。首页有“一琴一剑斋藏书”(周学熙藏书室名)、“松云居士经眼”等收藏印。书尾贴有书签:“周孝友堂赠,南开大学图书馆”。“孝友堂”是周氏祠堂的堂号。其最先设在周馥的祖籍地安徽建德。1925年周学熙“建天津周孝友堂支祠(周学熙《自叙年谱》中有明确记载)。可见这套书是“孝友堂”赠给南开大学的,后又从南开大学流出,经过辗转到了我的手里。是书为周学熙旧藏。周学熙(1865-1947),字缉之,号止庵、松云居士,安徽至德(今东至)人,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其父周馥曾任两广、两江总督。周学熙最初在浙江为官,后为山东候补道员。1900年入袁世凯幕下,主持北洋实业,是袁世凯推行新政的得力人物。1903年赴日本考察工商业,回国后总办直隶工艺总局。1905年,他出任天津道,1907年任长芦盐运使,办商品陈列所、植物园、天津铁工厂、高等工业学堂等。他开办的滦州煤矿公司在数年后与英商投资的开平煤矿公司联合,组成开滦矿务总局。

  1386年,明朝改保定路为保定府,又称金台郡,因保定城位于保定府河之阳,故又有保阳郡之称。《保阳官书局》刊刻的书籍留下来的很少,也不见经传,就连新近《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的《晚清官书局述论稿》,里面连《保阳官书局》的影子也没有。这个《保阳官书局》在保定的哪个位置,何年、何人创办?今天能见到实物,委实难得。是书的发现,对研究保定文化、保定印刷史提供了重要佐证。

《保定官书局》光绪三十三年刊印《归震川钱牧斋尺牍合刊》(一)

 

《保定官书局》光绪三十三年刊印《归震川钱牧斋尺牍合刊》(二)

 

《保定官书局》宣统二年刊印(三)

 

  《保定官书局》在光绪三十三年刊印《归震川钱牧斋尺牍合刊》。宣统二年仲秋刊印(如图)《伊比西河地方行政》。《中华印刷通史》各地官书局中说:“河北同治初年莲池书局不详保定官书局二十世纪初北洋陆军编译局又称武学官书局、武学印书局”,内只有“保定官书局”这五个字,其它“不详”。据书报刊藏家付伟老弟给我提供的资料显示,《保定官书局》地址在保定市北大街(如图)。

光绪三十四年正月初九日《北洋官报》

 

光绪三十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北洋官报》

 

光绪乙巳年(1905)《保阳博文堂》刊印《名贤集》

 

《保阳博文堂》刊印《论语集註》

 

宣统元年《保阳博文堂》刊印《三言杂字》

 

民国二十一年《保阳博文堂》刊印《千字文》(一)

 

民国二十一年《保阳博文堂》刊印《千字文》(二)

 

 

  《保阳博文堂》刊印过《名贤集》(如图),《论语》六卷(如图),《三言杂字》(如图)等。后改名(不知何年月改)为《保定博文堂书局》,民国21年有《千字文》等发行。当时经理为冀县人张凤武,时年38岁;有员工7人。据《千字文》的封二说,《保定博文堂书局》印刷兼发行所在保定善济商场和冀县城内。

  《名贤集》为光绪乙巳年(1905)刊刻,据持有者说,他祖父郝洛月是开“忠德成”药铺的,这书是他祖父买的。《保阳博文堂》即印书,又卖书,在西大街路北,唐家胡同口以西。我分析,可能印刷在西大街路北,发行在保定济善商场和冀县城内。

  《论语》六卷,封面天头镌有:洪武正韵,版框内右镌:官板正字;左镌书名:上(下)论集註;中间镌小字:保阳博文堂梓;书口上镌书名及卷数。

  《三言杂字》为宣统元年刊刻。

《群玉山房》民国三年刊印《增补剔弊五方元音》

 

  《保定群玉山房》没见清末刊刻书籍,只见民国三年刊刻的《增补剔弊五方元音》(如图),是书一函,四本四卷,开本为:14.7×10.5厘米。书套左上书签镌印:增补剔弊五方元音。书皮左上书签镌印:增补剔弊五方元音。封面板框镌刻大字两行书名:增补剔弊五方元音。封二牌记镌刻:民国三年保定群玉山房石印。樊腾凤撰。是书为韵书,是字典的一种,在清代和民国初盛行全国。这部书韵分十二,列十二图,声母二十,增四声为五声(阴、阳、上、去、入),以入声韵配阴声韵。

  《保定文史资料选辑》中载:保定群玉山房开业于清末民初,创始人为深泽县西门里王氏,总柜设在西大街路南。主要是包销中华书局和世界图书馆出版的书,总经理苏兰田(保定解放初为市工商联合会筹备会副主任、著名作家苏叔阳的祖父)。后来保定群玉山房就自己印刷出版书刊了。但这上面也没有具体时间。当时群玉山房出版的书刊很多,如《小朋友信》,静子、幸质合译的《安戴耐蒂》等。其中还出了许多进步书刊,间接传播了革命思想,对红二师(现保定学院)学潮等革命行动有所影响。以此推断,群玉山房在1924年以前就自己出版书刊了。但它不具备印刷条件,不知自己出版这些书刊由哪家印刷厂承印。《保定文史资料选辑》中说,承印单位为保定西大街协生印刷厂。这个协生印刷厂是哪儿?不可能是协生书局吧?因为协生书局是张培植1926年开办,它的前身也不是协生印刷厂,而是大生医院。此说有误还是有过协生印刷厂?为群玉山房承印书刊,也就是从1926年以后才开始的,以前印刷是在另一个地方。看了这部书,对朋友的提问就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保定群玉山房最起码民国三年(1914)就已经出书了,比张培植的协生书局早出12年。或者说再早一些时候,也许在清末时间。但肯定不是民国或张培植开办的协生书局出的书。

保定蠡县《蠡吾赵锻庄静穆堂》于道光甲辰年(1844)刊刻《诗经傳注》

 

  保定蠡县的《蠡吾赵锻庄静穆堂》于道光甲辰年(1844)刊刻过《诗经傳注》。我先后在上海、南京收藏到两套(如图),一套为竹纸,四册,八卷,为初刻初印。开本为26.4×16.3厘米;板框18×14.3厘米。十一行,廿四字,封面版框内大字竖镌刻:诗经傅注;右上小字竖镌刻:蠡吾李恕谷先生著;左下竖镌刻双行小字:版存蠡吾赵锻庄静穆堂;版框上横镌刻:道光甲辰新刊。道光廿四年甲辰六月既望同邑后学段金瓯(道光二十年庚子科(1840)进士)识。道光廿四年岁在甲辰端阳前三日同邑后学刘化南谨序。蠡吾李恕谷识。另一套为竹纸,四册,八卷,为初刻初印。开本为25.8×16.9厘米;板框18×14.3厘米。十一行,廿四字,封面版框内大字竖镌刻:诗经傅注;右上小字竖镌刻:蠡吾李恕谷先生著;左下竖镌刻双行小字:版存蠡吾赵锻庄静穆堂;版框上横镌刻:道光甲辰新刊。道光廿四年甲辰六月既望同邑后学段金瓯(道光二十年庚子科(1840)进士)识。道光廿四年岁在甲辰端阳前三日同邑后学刘化南谨序。内有有肃水、献陵、饶阳、安平、博陵、安州、蠡吾等县的179人助刊,刘化南。张浩然、王其衡等人校刊,校阅、较字。蠡吾李恕谷识。首页钤印:承樑偶得(朱文)。是书《贩书偶记》(近人孙殿起编著)卷一,经部易类著录(A01.3.010)。

保定容城《正义书院》(1836)刊刻《三贤文集》

 

  保定容城《正义书院》刊刻的《三贤文集》(如图)等。是书一函十二册,竹纸,开本24.8×16.4厘米,板框18.8×14.5厘米。半框十行二十字。书皮左上书签镌刻三贤集,封面板框上横镌刻道光丙申(1836)年重刊,板框中间大字刊刻三贤文集,右上镌刻容城县,左下镌刻正义书院藏版。“正义书院”,原名正学书院,清康熙八年(1669)容城知县赵士麟建。是书刻印精良,保持书品原貌,书品一流。此合刻本甚稀,未见著录。并刻有刘文靖、杨继盛、孙奇逢遗像。这“三贤”为保定市容城县的刘文靖、杨继盛、孙奇逢。清张斐然等人辑。

保定《容城县白塔村杨宅》光绪丁未年(1907)刊刻《杨忠愍公全集》

 

  保定“容城县白塔村杨宅”,于光绪丁未年(1907)刊刻《杨忠愍公全集》(如图),作为家刻本来说,刻印非常精良。保定定州的《谦德堂》可称得上是刊刻大户,仅《畿辅丛书》就有一百七十三种一千五百二十三卷。王氏谦德堂校刊本,校刊嘉善谢氏本,该版由卢文弨、谢墉辑校,以大字宋本与诸本校勘,是较好的本子,嘉善谢氏藏版最初被收入卢氏《抱经堂丛书》,此后亦被收入浙江书局刊刻的《二十二子》等丛书中。王灏配合纂修《畿辅通志》,萃集河北省乡邦文献,自周秦至明清的著述刊为丛书。所刊都是校雠较精,流传较少的书。其中汇刻书六家,除《永年申氏遗集》是佳胤、涵光、涵煜等一家合集外,余为清初学者颜元、李塨、孙奇逢、尹会一、崔述各家全集。是书包括《考信录提要》二卷、《补上古考信录》二卷、《唐虞考信录》四卷、《夏考信录》二卷、《商考信录》二卷、《丰镐考信录》八卷、《丰镐考信别录》三卷、《洙泗考信录》四卷、《洙泗考信录余录》三卷、《孟子事实录》二卷、《考信附录》二卷、《考信续说》二卷、《读风偶识》四卷和《五服异同汇考》三卷。

  王灏(1823—1888),清著名藏书家、文献学家。字文泉,号坦甫,河北保定定州人,咸丰二年(1852)举人,官同知,赏四品顶戴。家巨富,乐善好施,他独喜收藏书籍,闻有善本,不远千里,必得之而后快。所以,购藏日富,自宋元明精刊、武英殿诸刻、清朝各硕学大儒所校古籍、通行之本,无不皆备。先后收藏有四部之书12080种,132040卷。藏于“括斋”之中,编纂《括斋藏书目》4卷4册,(《王灏家藏书目》),仿照四库之例,类分四部,析出子目为丛书。刊刻乡邦文献,成就斐然,穷搜境内千载豪杰大儒2000余人,延请学者为其校雠编订,历时10年,刻为《畿辅丛书》。收书184种,429册。由其子续刻而竣,黄彭年为丛书作序。编著《括斋笔记》、《畿辅地名考》、《定武团练记略》、《括斋文集》等。辑《畿辅文征》、《畿辅书征》、《畿辅佚书考》、《畿辅经籍目录》等。因征集文献不遗余力,贡献卓著,曾国藩曾聘其任礼贤馆主人,辞不就。李鸿章曾为其题有“畿南文献”匾额榜其门。他也因多次有功于朝廷,被加封四品顶戴,授中宪大夫。

 
 
  《畿辅丛书》我先后收藏六种:

光绪五年《畿辅丛书》:《广雅疏证》

 

  《广雅疏证》(如图),两夹板,十二册十卷,开本为28.6×17.3厘米,板框17×12厘米,十行二十二字,小字双行,黑口,白纸,天头开阔,印刷精良。封面板框中间镌刻大字“畿辅丛书”,右上镌刻小字“光绪五年开雕”,左下镌刻小字“谦德堂藏版”。封二板框中间镌刻大字书名:广雅注证;右镌刻小字:高邮王氏家刻本;左镌刻小字:附博雅音。 

《畿辅丛书》:《平书订》

 

  《平书订》(如图),是书为1函2册,14卷;白纸,双黑口,10行22字,小子双行;开本为25.8×15.6厘米,半框16.5×12厘米;天头开阔,印刷精良。是书书首左下镌有:畿辅丛书、蠡吾李塨。 

《畿辅丛书》:《大戴礼记补注》

 

  《大戴礼记补注》(如图),是书为十三卷,二册,白纸,开本为28.5×16.8cm,半框17.3×12.5;10行22字,小字双行;双黑口;天头广阔,刻印精良。

《畿辅丛书》:《知足斋进呈文稿》

 

  《知足斋进呈文稿》(如图),是书一夹板四册六卷。开本为25.2×15.7厘米,半框17×12.5厘米,双黑口;十行,22字。文集里包括朱珪所作的序、跋、传、论、碑记、墓志铭、祭文、行状等等。书皮钤印(阴文):不俗即仙骨。书中有两方钤印(阴文):沅叔藏书。首页右下有:畿辅丛书。“不俗即仙骨”,是一句名言,后面一句是“多情乃佛心”。“沅叔”即傅增湘。

《畿辅丛书》:《崔东璧遗书》

 

  《崔东璧遗书》(如图),是书为一函二十册,三十六卷;版框为26.4×15.6厘米,半框:17.5×12.6厘米,10行22字,黑口,卷首及书口部分有《畿辅丛书》字样,白纸,刻印精良。首页右下钤印:昭余渠梦翔藏书之印。渠梦翔应为祁县巨商渠氏家族的人。

《畿辅丛书》:《恕谷年谱·后集》

 

  《恕谷年谱·后集》(如图),是书为白纸,刻印精良;七册,十八卷,开本26.5×15.7厘米,半框16.5×12厘米,10行,21字,上下黑口,书口中间镌刻书名和卷数。清李塨撰,清苑冯辰校。
 

(责任编辑:肖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