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协会动态 >

雨落蕉林,墨韵茶香——蕉林·茶书屋茶画雅集见闻

时间:2017-03-31 17:17来源:《书刊报·北方艺术周刊》 作者:张晓霞 点击: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描绘的场景,文人雅士畅叙幽情的气氛令无数人心向往之。东晋永和九年农历三月初三,名流高士王羲之、王献之、谢安、孙绰等人共聚会稽山阴之兰亭,曲水流觞,饮酒赋诗。正是那次旷古烁今的风雅集会,成就了三十七首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描绘的场景,文人雅士畅叙幽情的气氛令无数人心向往之。东晋永和九年农历三月初三,名流高士王羲之、王献之、谢安、孙绰等人共聚会稽山阴之兰亭,曲水流觞,饮酒赋诗。正是那次旷古烁今的风雅集会,成就了三十七首诗歌的合集《兰亭集》及流传千古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令历代文人雅士追崇。
  同样是暮春之初,在古城正定的蕉林·茶书屋,芭蕉临窗,石阶带雨,茶画雅集又一次如期而至。屋外,细雨霖霖,室内,茶香袅袅,著名艺术家李明久先生、美术评论家郑以墨博士正与在座的艺术家茶话艺术,一场和着春雨的品鉴共修正在进行……
 

  周六上午,记者驱车来到位于正定恒州南街吉兆胡同1号的蕉林·茶书屋,一座三层的古朴小筑临街而立,微雨中更显清新雅致,在时尚与喧嚣的钢筋水泥森林里默守一份难得的静谧。
  掀开竹帘,脚下是白色碎石与青色石板铺成的甬道,通过茶品展示区,径直来到中心的芭蕉厅,以木为主的设计自然质朴,简洁中尽显大气,字画书籍、文玩茶器,看似随意的生活化场景陈设,细细品味便能觉出设计者的独具匠心。置身于此,让人不由得脚步慢下来,内心静下来,有种久违的安宁与从容。在这里,没有纷繁的琐事,更没有沉重的压力,有的是三五知己围坐,煮水烹茶,评书论画,畅谈艺术与人生,如古代文人雅士般,“或十日一会,或月一寻盟”,铺纸舒眉间,定是“笔所未到气已吞”,“信手拈来自有神”——这便是蕉林·茶书屋茶画雅集的魅力之所在。
  据蕉林·茶书屋的主人张迎军介绍,此次茶画雅集特别邀请了著名艺术家李明久先生与从事美术理论研究及教学的郑以墨博士,还有几位艺术家则是茶画雅集的常客——崔胜军,他的书法作品源于“二王”,兼学“宋四家”,书风浑厚奔放,追求章法的疏密韵致,同时又不失灵动之气;马盛斌,专攻山水,其作品以粗笔勾勒,干墨皴擦,再以墨色渲染,虽为小品,却呈现出一派北方山水的苍茫气象;张建林,其小楷法度严谨,韵味深长,最见功力,并已初现个人风格;许立深谙书画传统,参研历代山水大家,擅长山水,兼及人物。
 

 
  品茗
 
  自古书画与茶联系密切,历代前贤品茗赋诗,文人雅士更是嗜茶者众,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参与,将茶道的形式和文化内涵推到更高的层面。明四家之一的唐寅唐伯虎,有一幅茶事名画“事茗图”,描绘了文人雅士品茶的自然闲适景象,透过画面,似乎可以听见潺潺水声,闻到淡淡茶香,这也是文人理想化的雅致生活的具体体现。如今,生活无忧,能觅得一方静谧之地,与志趣相投之人共同探讨生活与艺术,以自然轻松的状态去创作,进而实现自我的提升,对艺术家来说显得尤为可贵。
  茶,为历代文人士大夫所嗜,通过习茶启发智慧,将个人的感情融入自然,在饮茶之余,养生、修德,怡情。而自古以来,茶文化与书画都是同道、同源,均道法自然,崇尚意境。“我是一名设计师,也是因茶而受益的人,茶改变了我对生活的理解和感悟。当我们认真对待它的时候,茶也会成为我们艺术创作的源泉。”张迎军一边为在座嘉宾烹茶,一边娓娓道来,“茶画雅集是由李明久老师倡导而起的,是源于对茶的热爱、对艺术的尊重。我们就是想通过茶与书画相结合这样一种方式,还原茶之初,寻求艺术的本真。”
 
 
  品墨
 
  知己围坐,清茶在手,缕缕茗香,静谧舒心,可谓“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茶香氤氲中,在座的嘉宾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我是学设计的,最喜欢传统的中国空间形态,把自然引进生活,让生活更雅致。所以说,古代文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生活的设计者。”张迎军说,“每每在茶空间品赏字画,仿佛是在同那些艺术家对话,静下心来体会其作品内涵的同时,也会受到他们思想的影响。”
  “在这样一个浓厚的传统文化氛围中,艺术家随手偶得,更能体现其艺术水准。越是简单随意越能忠于内心,由内而发,就会有更多本真的东西体现在作品中。”崔胜军对茶画雅集感触颇深,他转头对记者说:“这里的书画陈设看似不经意,实则花费了不少心思,比如画的高度、距离,要怎么摆放挂置才能更好地展示其艺术效果,达到创作者的艺术诉求。其实,这也是倡导一种方式,引领人们在生活中品鉴,在品鉴中思考,在思考中提炼,在提炼中创作……”
  在马盛斌看来,通过茶画雅集这样的活动,“受到的启发和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在交流与聆听中提升、悟化,那是一种从毛孔中浸润般的渗透”。
  郑以墨博士说:“以往我们去美术馆、博物馆看书画展,都是怀着崇敬的心情去仰视,而李明久老师把自己的书画作品融入到蕉林·茶书屋这样的生活空间来倡导、推动茶画雅集的活动,他的艺术思维值得我们这些晚辈学习并发扬光大。”
  “如郑博士刚才所说,在生活中欣赏,在欣赏中回归生活,这才能体现书画作品的艺术价值,而不是在那些艺术场馆中看完了事或者买回家后束之高阁。”张建林接过话,“除了看画本身,通过看画能悟到什么,是否能影响我们对事、对物的理解,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文化、艺术所给予的是需要我们不断探索和领悟的。”
  ……
  艺术来源于生活,且升华生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艺术真理。习字作画,讲求心境之平和,人格之修养,德行之美满,艺术之修为。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喜欢以茶会友,品茗之余挥毫泼墨,纯心之作,自然质朴,随意之境而心神会合。
 

 
  品臻
 
  坐在一旁的李明久老师时而抬头倾听,时而颔首思索。他告诫大家,茶画雅集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而非刻意寻求,艺术家参与到茶文化当中,以品茶看画的方式吸纳茶文化对艺术的滋养,寻求更深层次的文化意义。正如古代文人对雅集之评价,“实可谓无组织之组织,盖无所谓门户之章程,而以道义相契结”。
  文人雅集是中国文化艺术史上的独特景观,历代文人雅士以文会友、书画遣兴、切磋文艺、娱性怡情,极大地丰富了他们的精神生活并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财富。那么,作为一种传统的文化情节与艺术创作形态,雅集一路走来,如何更好地满足现代人对于文化艺术的追求?
  李明久老师说,茶画雅集不是简单的艺术活动,是将茶文化与书画艺术相融,是对传统的继承与发展,传统的文化艺术还需要在继承发展中不断创新。传统不是死的,要赋予它现实意义才会有生命力,而传统的另一面就是要关注生活。年轻的艺术家要在生活中不断积累学习,体悟传统的独到技巧和艺术情怀,在艺术道路上不仅要一路向前,还要拓宽、延展,进而实现自我提升,李明久老师风趣地称之为“扇形路”。他还说,还要让茶画雅集这样的形式存续下去,长此以往形成习惯,习惯成自然,而自然则暗含了一种境界,能让艺术家们在提升自我的同时回归本真,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笃定方向,不断突破。
  张建林曾在以往的茶画雅集之际乘兴赋诗一首,可作为艺术家在雅集中的感悟与总结,亦可表达对雅集的期许:鸣鹤在山阴,清音胜素琴;春衣三五子,风咏有高林;指点千秋画,平舒万里云;常心留翰墨,古意会茶歆。
(责任编辑:肖鸿)
栏目列表